趁著出國前夕我又去了一趟山上,不過這次是跟家人一起去的。相隔兩週不到又上山的感
覺有點像是去朝聖,又像是去解癮一樣,因為我知道之後的日子裡大概機會不多,所以才
要更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啊!

取道北宜高速公路,在十幾分鐘內見識到了雪山山脈這端跟那端天氣巨大的差異,就是所
謂的東山下雨西山晴吧。宜蘭這端是晴空萬里,熱到有點令人發暈,我們慢慢往山上移動
。路過南山時順道也吃了個美味茶葉蛋,在思源埡口不免獨自回想了一下上次荒野活動在
這裡留下的一些回憶,或許更遠的,荒野在此草創的一些陳跡。

然後,比對著地圖,我終於知道在和平農場叉路的那個鞍部看到的遠方山坡開墾區就是梨
山,以及更遠的合歡山區;而這些都是一兩個小時以後車程的距離啊。

華崗比我想像的要遠很多很多,比我以為已經很深山的福壽山農場更深山路徑更曲折,結
果剛到我們家服務的小銀就此蒙上一層灰塵外加沾滿泥巴的輪胎。在"圓環"下車,我們開
始半信半疑地沿著可能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沒有別人,連農夫也沒遇見一個,只有一路上
的水管不離不棄。但是時間並不站在我們這方,要走到傳說中的合歡溪攔水壩恐怕還需要
好幾個小時,可惜的是連合歡溪的影子都還沒見到,更無緣體會傳說中合歡冷泉的冷冽。

回程時在福壽山農場本部停留,回想了約十年前來這裡玩的回憶:深秋的高山上,那一整
片種滿蔥的田地實在很像國外的景緻,那時候我對很多事情都還懵懵懂懂的啊,連去了哪
裡玩都還搞不太清楚呢!

夜宿在觀雲山莊,晚上還拍了一些天蠍座的照片,不知道會不會成功?暑假的星期五遊人
甚多,所以也就沒機會像上次一樣跟莊主閒聊哈拉做蛋餅了。不過這裡總是會令我想起那
次中橫健行在這兒出發的往事,這麼多年了,大部分的事情都已改變:中橫西段已經不通
了、學生都已經出了社會了、中橫健行也不再舉辦了,唯有山莊本身似乎沒什麼變化,像
是遺留在山上的時空膠囊,保有我一部份美好的回憶。

翌日我們先往碧綠神木前去,品嚐一下水蜜桃咖啡,坐在那麼高海拔的地方能夠假裝悠閒
地輟著飲料,咖啡是不是那麼好喝是不是真的有水蜜桃味道也就不那麼重要了。碧綠神木
是個很好的觀景點,同時也是海拔2000公尺的分界線。

後來到了大禹嶺,這個分隔台中花蓮的重要地理界標,表面上這兒除了小販聚集商店處處
外似乎沒什麼可看的,不過我硬是在書上看到了一處合歡越嶺舊道的小徑,拉了大家舊地
重遊。此處位於大禹嶺隧道的上方,建有涼亭與石碑數個,處處可見四五十年前中橫剛落
成時那個時代的氛圍,耐人尋味。但是因為順向地形坡的緣故,亭子的基礎漸漸滑向立霧
溪谷這一側,也許再過一段時間,就會崩塌了。

小風口是公路剛越過三千公尺線的第一站,這兒的解說站多了個賣店,販賣一些紀念品衣
服熱飲之類的東西。解說站旁的那片荒地總是我們認識高山植物最好的窗口,妹妹興致很
高地買了一本合歡山區植物圖鑑,厚厚的一本,但是查起來還是覺得有點缺漏,似乎很多
植物都沒有收錄的感覺。不過卻也查到了很多名字很美的植物,像什麼貓兒草玉山石竹阿
里山龍膽玉山毛蓮菜......其實都是路邊的小花小草,但開了花卻很引人注目。

原本以為時間越近傍晚,天色應該越好,可惜今天不是,導致我在合歡主峰上拍日暮晚霞
的計劃泡湯,我想應該不少人為之覺得可惜吧!不過我想還有明天的日出可以期待,豈料
隔天的日出大概是歷次以來最不漂亮的啦,大片雲霧及時地在日出時刻飄過來,把太陽遮
個正著,也把雲彩光影的變化一筆抹煞成灰白,哈哈,這種情況下也只能回頭去睡覺啦!

第三天的唯一活動應該是爬合歡山東峰,這座爬起來氣喘呼呼的百岳,雖說登頂不難,但
確實要經過一番費勁呼吸喘氣的過程,體會什麼叫做身體很虛爬沒幾階就得停下休息,最
後甚至是得靠意志力才戰勝的了肉體的不適與抗議,然後再花費更大的力氣下山。這次我
們一路從天氣好走到天氣漸漸變差,等我們到了山頂,四周幾乎已是一片雲幕籠罩,下山
時甚至飄起霧雨,如此更令我覺得之前幾次來合歡山所遇到的大晴天真是太好運了。

不過去合歡山重點也不在爬山,只是山上天氣涼適合避暑而且寧靜的山上也許會是將來我
最懷念的台灣風景之一,而且是與家人一起,怎麼可以不把握機會去走走呢?
創作者介紹
ddl

思緒集散地

d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